宣教动向2017-10-19T06:54:23+00:00

宣教动向

东神广场 > 宣教动向

實地走訪:多位知情者述商丘基督教兩會主席宋永生自殺真相 [2019-09-07江濤]

Author
EATS
Date
2019-09-09 20:55
Views
24

《寒冬》揭露了有關河南省商丘市三自教會領袖宋永生自殺的更多信息。


宋永生,商丘市基督教三自愛國會主席、商丘市連續四屆的政協常委。在中共的控制下,他疲憊不堪,於7月17日,從聖同心教堂5樓跳樓自殺,留下一封遺書和許多迷思。
宋永生是河南首位自殺的宗教官員。(志願者/RFA)
宋永生是河南首位自殺的宗教官員。(志願者/RFA)


「我是身心疲憊,精疲力盡,沒有心力、體力再協調處理這很多複雜的事情了,我願意做第一個殉道者。」這是宋牧師遺書中的一句話。

事件發生至今已有一個多月,除了遺書和最初透露出來的零星信息以外,幾乎無法獲知更多證據,大陸媒體更是對此事噤聲。

有同工想探望宋永生的妻子,卻發現打不通其電話。8月,教會同工收到一條來自當地政府的微信信息,警告不得在微信群裡發布任何對國家、對黨不利的信息,不能涉及敏感話題,違者可判1至8年有期徒刑。

在各知情人和信徒的幫助下,《寒冬》成功獲得更多宋永生自殺的信息。

「心太累了」


宋永生出生於基督徒世家,爺爺、父母、妻子都是基督徒。他本人畢業於南京金陵神學院,在商丘講道23年。

商丘市建設路的聖同心堂和曹莊雙愛堂都是宋永生生前負責建造。去年8月24日,聖同心堂的十字架被政府強拆,一週後,該教堂被政府以「無證」為由關閉。4個月後,中共又以「危房」為由關了曹莊雙愛堂。

聖同心堂的辦證問題令宋牧師心力交瘁。聖同心堂建於2012年,耗資上千萬元人民幣(約合1,399,400美元),政府答應辦證卻一拖再拖,經協商,政府口頭同意雙愛堂的信眾到聖同心堂參加聚會。「我不知宋牧師跑了多少趟,政府就是不給辦證,宋牧師常常為此睡不著覺。」一同工說。

據可靠消息稱,中共停止審批宗教場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即使是兩會主席在此事上也無能為力。

「聖同心堂十字架被拆的事成了他的心病,他很長時間都緩不過來。拆十字架時,他在教堂南面的路上跪著哭。」該同工補充道。

「心太累了」「實在跑不動了」,宋牧師於7月17日補寫的遺書內容顯示,跳樓當天上午,他又去多個政府部門申請辦證。
宋永生的遺書(微信圖片/RFA)
宋永生的遺書(微信圖片/RFA)


宋永生的遺書(微信圖片/RFA)
宋永生的遺書(微信圖片/RFA)


遺書還提及教堂大門前交通不便,信徒不得不逆行進入教堂,經常發生交通事故。

「宋牧師生前多次寫信要求在建設路開一個進入教堂的路口,找多少人,寫多少請求信,人家就是不給開安全通道。」

「你看遺書上咋寫的,腿跑細,臉跑乾,政府就是不解決問題。真讓我心寒哪!」信徒說起此事仍然哽咽。

強制「中國化」的精神折磨


「宋牧師就是政府逼死的。」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說,「政府強迫教職人員去山東曲阜孔子廟學習傳統文化和愛國思想。學習期間,宋牧師氣得吃不下飯。政府讓他講愛國、講孔孟,他心裡難受,他說這是違背主的心意。」

教會資金問題也讓宋永生倍感壓力,因為政府管控所有奉獻款,還必須審查教會十幾個神職人員的每一筆開支。

「政府一段時間就會審查財務,但很少允許教會支取奉獻款。同工領不到工資,這不是讓人喝西北風嗎?」這位知情人進一步透露。

另一件事也讓宋永生左右為難。商丘市潘口教會今年6月曾請兩位外地講道人舉辦培訓班,預計15天的課程,因被人舉報提前結束。區宗教局因此命令宋永生開除2位涉事的長老和3位講道人。

「宋牧師認為這就是搞分裂,他不願意處理這幾個人。」一位知情人說。最終,5人被停止講道一年。

作為兩會主席,在與政府保持高度一致的情況下,又要維護心中的信仰。在遺書中,宋永生稱市兩會是「不像教會,不像機關,不像社團,不像公司」的「四不像」。

「我看著這個教堂的十字架被拆,還升國旗,門口還貼著核心價值觀,看著都不像教堂了,有點像政府的培訓班。把人家的信仰都變味了,這不就是要逼死人家嗎?」當地一位居民說。

嚴密封鎖信息


7月17日宋牧師自殺後,教堂被拉上警戒線,信徒無法進入,只能在教堂外痛哭。下午兩點,教堂信徒的微信群被封。

宋永生去世的第三天,政府人員就要求將其遺體火化。7月19日火化當天,火葬場戒備森嚴,限制行人、車輛進入。有信徒拍下照片,卻被現場便衣制止並勒令刪除。

宋永生去世後的第一個禮拜日,宋永生曾經負責的教堂聚會講道內容是「從聖經知識中看社會主義價值觀之友善」,有30多名政府人員和便衣在現場監視,禁止任何人拍照。有信徒因為宋永生的意外離世而忍不住哭泣,便衣也不讓哭出聲音。

也許是希望自己的殉道能使人們警醒,或給政府施壓,但宋永生或許沒有想到,在中共嚴密管控之下,任何不利於政府的信息都會在第一時間被封鎖。

宋永生也許不能代表所有中國基督徒,但卻是三自信徒處境的一個真實寫照。《寒冬》每天報道的宗教迫害背後,可能還有許多的「宋永生」。對他們來說,宗教迫害不是僅僅拆教堂抓捕信徒那麼簡單。

 

寒冬記者  江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