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动向2017-10-19T06:54:23+00:00

宣教动向

东神广场 > 宣教动向

美國國務院宗教自由報告:中共一貫虐待、酷刑、殺害所有宗教成員 2020-06-15馬西莫·英特羅維吉 (Massimo Introvigne) |

Author
EATS
Date
2020-07-02 12:00
Views
255

這份迄今為止反映中國宗教迫害現狀最全面的官方文件引用《寒冬》多達74次。


作者: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



2020年6月10日,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就《宗教自由報告》發表講話
2020年6月10日,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就《宗教自由報告》發表講話


發人深省且給人啟迪的參考資料


在中國,宗教信徒,包括官方註冊、受政府管控的五大宗教的信徒,常常「遭到酷刑、虐待、性侵、任意逮捕、拘留,在沒有法律保護的情況下被審訊判刑」。這段話引自美國等多個國家於2019年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2019 Ministerial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期間簽署的一份聲明,也是美國國務院於2020年6月10日發布的《2019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2019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下稱《報告》)中有關中國部分的摘要。


美國國務院發布的這份關於中國宗教自由(確切地說是關於中國宗教迫害)的報告是迄今為止最好、最全面的官方文件。這份長達115頁的文件內容極其詳盡,無一遺漏,對香港、澳門、西藏新疆的宗教自由狀況也都作了逐一論述。撰文者調研了大量參考資料,包括學術文章、非政府組織的報告及媒體報道。在美國國務院《2018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寒冬》被引用了15次,是被引用次數最多的媒體雜誌,今年的《報告》更是如此,引用《寒冬》的地方多達74處。《報告》指出,《寒冬》如實反映中國宗教迫害的報道來之不易。「(中國)政府對反映中國宗教自由的報道採取的報復行動導致至少45名(《寒冬》)記者和撰稿人被拘押,當中有些人遭到了毒打。」


我們建議廣大讀者把《報告》從頭到尾看完。這份文件發人深省且給人啟迪,逐頁瀏覽,這樣的案例隨處可見:「在被政府關押期間死亡,不管是登記還是未登記的宗教團體信徒,因宗教信仰和踐行與信仰有關的活動而遭到政府酷刑折磨、身體虐待、逮捕、拘留、騷擾,或被判刑坐監、強行洗腦,被強迫接受中共的意識形態。」


《報告》指出,「有報告稱有人在被拘押期間死亡、被失蹤、在獄中被強摘器官,知情人稱,(中共)當局根據他們的宗教信仰或宗教教派選擇強摘器官的目標。有報告稱,(中共)當局酷刑折磨被拘押者,包括不讓他們吃飯、喝水、睡覺。」



舉報他人有獎


儘管中共犯有更嚴重的罪行,但其最卑鄙的手段之一是 「設立獎勵機制,鼓動執法人員抓捕宗教人士,煽動民眾舉報『非法宗教活動』」。例如,《報告》稱,「3月,廣州市民宗局的官員在一次持續打擊地下教會的行動過程中宣布一項新政策,獎勵舉報『非法宗教活動』的人。這項新政策還規定,民眾提供的信息凡能(讓政府)逮住非中國籍的宗教領袖的,每抓住一個可領最高獎金1萬元人民幣(1400美元),舉報本地有組織的聚會及其領導者,則獎勵3000元至5000元人民幣(430-720美元)不等。」


「非法宗教活動」包括「無證蓋寺廟殿宇、組織未經許可的宗教活動、在未註冊的教堂敬拜、印刷非官方的宗教出版物」等。


這些措施導致各大家庭教會領袖、耶和華見證人信徒、出於良心拒絕加入天主教愛國會的神父和主教、在未經許可的佛寺道觀內敬拜的人,甚至五大官方宗教的信徒被大批抓捕。《報告》指出,在習近平時代,宗教迫害一年比一年嚴重,2017年的新《宗教事務條例》現在儼然成了打壓所有信仰人士的重要工具。



全能神教會


在中國,受迫害最嚴重的是被定為「邪教組織」的宗教團體。《報告》提醒讀者,「(中國)刑法將遭查禁的團體定為『邪教組織』,規定對屬於這類團體的個人提起刑事訴訟,最高可判終身監禁。沒有公開的量刑標準,也沒有明文的上訴程序,國安法也明確查禁『邪教組織』」。


《報告》有幾頁專門論述全能神教會(CAG)所遭受的迫害。全能神教會是中國被打擊最嚴重的基督教團體。2019年,當局「在全國各省市發起專項打擊行動」,「抓捕了6000多名全能神教會成員」。《報告》引用了全能神教會公布的數字,並提到2019年「至少有32,815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8年有23,567人)遭到中共直接迫害。(全能神教會的年度迫害)報告指出,至少有26,683人(2018年至少有12,456人)被騷擾,6132人(2018年有11,111人)被抓捕,4161人(2018年有6757人)被拘留,3824人(2018年有685人)遭受各種酷刑,1355人(2018年有392人)被判刑,至少3.9億元人民幣(約5600萬美元)被非法掠奪(包括教會及個人財產)。至少有19人(2018年有20人)被迫害致死。在這19人當中,2人因遭到毆打和從事強迫勞動而死亡,3人因遭到當局監視、強迫他們放棄信仰而自殺身亡,11人因被有意延誤治療致病情惡化,在被押期間或獲釋後死亡。」「有些被關押者說,他們被強迫坐老虎凳,有些人則表示,當局拒絕他們的就醫請求,也不讓他們睡覺。」


一些案例的描述相當詳細。1月,內蒙古的全能神教會成員「任翠芳被捕12天後死亡。」《報告》指出,「她的遺體雙眼周圍和左側胸部有瘀青,大腿有一片被灼燒的疤,雙手腕骨和雙足跟部有多處裂口。」「5月30日,警方在河南省新密市逮捕了一對夫婦,並對他們刑訊逼供。警察對丈夫狠搧耳光、猛跺腰部、鐵棍搗腳趾,逼他脫掉衣服跪在鐵棍上,還踢斷了他兩根肋骨。警察狠踩、碾壓妻子的腳趾、腳背,用尺子狠抽她臉部,還給她打背銬。」「5月,警察上門抓捕全能神教會成員李素連,她在警察闖進家之前冒險用床單從窗戶逃生,不幸墜亡。」「7月,湖北省的程東珠不堪忍受當局長期監視的壓力而跳湖自盡。」



法輪功


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同樣在持續。《報告》提到根據法輪功提供的數字,「這一年(2019年),警察以拒絕放棄信仰為理由,逮捕了6109名法輪功學員,另有3582人被騷擾。至年底,3400名法輪功學員依然被關押。」「96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19人在被關押在監獄、警察局或者拘留期間死亡。」


《報告》提到幾個具體案例。「1月11日凌晨,山東省招遠市郭振香(82歲)因在公交車站散發傳單而被捕。大約上午10點,當局通知她的家人,她在車站發病,被送往當地醫院後死亡。」「8月2日,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楊勝軍被捕;8月11日,死亡。當局告訴楊的家屬,他於當日清晨在看守所吐血,被送往佳木斯市中心醫院急救。楊的家屬表示,他們被收取了3萬元人民幣(約4300美元)的醫療費。」「12月7日,黑龍江省李豔潔(李豔杰)試圖從住所6樓窗戶逃離時墜亡,當時警察欲撬門強行闖入。」


在中國,雖然香港2019年仍有一定程度上的未知的宗教自由,但香港的法輪功學員還是遭到了受僱於中共的暴徒騷擾。「9月,一名法輪功女學員在與警察會面討論計劃中的法輪功示威活動後,遭到了兩個襲擊者突襲。11月,與法輪功相關的媒體《大紀元時報》香港版的印刷廠遭到四個手持警棍的蒙面人縱火襲擊。」


法輪功學員雖然不是(中共)強摘器官的唯一目標,但仍然是這種野蠻行徑的主要目標。《報告》指出,中共及其同路人越來越難抵賴強摘器官在中國真實存在這一事實。「2019年,兩個國際學術研究項目針對中國的器官移植系統進行調查,這些研究揭示了有關政府強制性地從包括宗教信徒在內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的報導的新信息。」《報告》還提到了「中國法庭」(即調查中共強摘器官的獨立人民法庭)得出的結論。



維吾爾人和藏人


《報告》的西藏部分詳細論述了西藏佛教徒日益惡化的宗教自由狀況。該章節還提到中共試圖控制主要喇嘛轉世制度,據推測,(中共)是想在現任達賴喇嘛圓寂後尋找下一位達賴喇嘛,但此舉荒謬而危險。


尤其令人不安的是,有報道稱:「(中共)當局將亞青寺的藏族覺姆(也稱為女僧侶,女性出家人)強行逐出寺廟,並對她們施行性侵和性暴力。」在西藏那曲市的一個縣看守所裡,「有些覺姆在軍訓期間暈倒,(中共)軍官趁機摸她們的胸部,還睡在覺姆的臥房裡,身下壓著不省人事的覺姆。」


在新疆,維吾爾等突厥裔穆斯林所受迫害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報告》駁斥了中共關於教育轉化營就是「職業學校」的說法。《報告》稱,這些地方是監獄,被關押在裡面的人遭到洗腦、酷刑,被強迫從事勞役,有的甚至慘遭殺害。奇怪的是,中共媒體自己也說「宗教極端分子」在教育轉化營裡被「洗腦」。《報告》援引了相關內容:「新疆政府和教育網站稱,『職業技能培訓中心可以洗淨被極端宗教意識形態迷惑的人們的大腦』。」


《報告》稱,被抓進可怕的教育轉化營不需要太多理由。正如一個定居美國的維吾爾人所說:「在幼兒園,他們會問小孩子,『你爸爸媽媽看不看《古蘭經》?』我女兒的一個同學回答,『我媽媽給我講《古蘭經》。』第二天,他們就不見了。」


實際上,整個新疆正在被改造成一座監獄。《報告》稱,「政府一直要求每一個新疆人都要在手機上安裝監視軟件應用程式,因為政府認為有必要進行『網絡潔淨』,以防有人瀏覽『恐怖』信息。如果不安裝這個可以識別人們打電話給誰、跟蹤在線活動、記錄社交媒體使用情況的應用程式,就會被視為違法而遭到處罰。」新型「公共Wi-Fi探測器可以監視覆蓋範圍內的所有聯網設備」。


在新疆,性虐待屬於鎮壓行動的一部分,與西藏一樣。「來自中國其他省市的100多萬中共官員在業餘時間與新疆當地家庭一起生活」,這個活動被稱為「結對認親」。一位接受採訪的中共官員談起這個活動時說:「(維族)女性與結親的(中共)男性『親戚』睡在同一個炕上很正常。」還有報道稱:「官員強迫維族女子與漢族男人結婚,威脅如果不從就把這名女子及其家人抓去坐牢。」


作為「結對認親」活動的一部分內容,住到維吾爾人家裡的中共官員「把酒和肉(包括豬肉)也帶了進來,同時希望與他們同住的人同吃這些東西,這違反了清真戒律」。據村書記說:「我們還沒有瘋到告訴他們我們是穆斯林,所以他們吃的東西我們不能吃。」那樣的話,維吾爾人就會很快被送進教育轉化營。



龍的長臂


中共覺得迫害國內的信徒還不滿足,還要滋擾逃亡海外的宗教難民。披露維吾爾人受迫害的外洩文件內容「包括明確指示追蹤定居海外的新疆維吾爾人。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均參與其中」。《報告》描述了(中國)政府敦促外國政府遣返維吾爾人的政策,而維吾爾人「一回到中國立即被安排『接受集中教育培訓』」。


一年一度的《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報告》(U.S. Department of State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對世界大多數國家都設有專項部分進行討論。在說到韓國時,《報告》提到中共如何把龍的長臂也伸到了韓國。例如:「法輪功的神韻藝術團未能按計劃於1月、2月和7月租用韓國首爾幾處公共劇場進行商業表演,包括國營的首爾藝術中心(Seoul Arts Center)以及隸屬首爾市政府的世宗表演藝術中心(Sejong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他們在釜山也遭遇了同樣的事情,藉口五花八門,但事實上可能是「這些表演場館及有關政府部門拒絕這些預訂請求,以避免與中國政府發生衝突」。「(韓國)政府消息人士和當地的外界消息人士談到韓國對中國政府所持的謹慎態度,特別是在諸如法輪功等『內部』敏感問題上,並表示,2017年韓國允許美國在韓部署終端高空防禦導彈系統(THAAD, 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簡稱薩德反飛彈系統)並經歷中國對韓國政府實施經濟報復後,韓國的態度現在更加謹慎了。」消息人士稱,「仍能感受到中國(對韓國)的經濟影響。」